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張玉環沉冤得雪,最應該感謝的,是為他無償奔走 3 年多的律師

ZAKER哈爾濱 08-11 29

救出張玉環前,他已經參與兩起重大冤案的平反;救出張玉環后,他又繼續奔赴了下個戰場。

2020 年 8 月 4 日,被稱為 " 史上羈押時間最長的申冤者 " 張玉環,終于等來了無罪宣判。

這一刻,他和他的家人等了整整 27 年,共計 9778 天。

27 年到底是什么概念?

白巖松說:" 張玉環蒙冤 27 年,起點是在 1993 年,我想想自己,那一年 25 歲,今年已經 52 歲,想想這 27 年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就更能明白對于張玉環來說,這 27 年在人生中失去多少?"

27 年對于人類而言無非是滄海一粟,但對于張玉環而言,卻是青絲變白發的距離,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終于在有生之年得到了自由。

隨著張玉環的出獄,此案的代理律師王飛也走進了公眾視野,成為大眾關注的對象。

這個一直以伸張正義為己任,以平反冤假錯案為人生目標的律師,讓世人看到了人性最光輝的一面。

▲ 王飛律師(右一)與張玉環母親

1993 年 10 月 27 日,張玉環因 " 故意殺人罪 " 被捕入獄,在審訊期間,他做了六份筆錄,雖然漏洞很多,但最終他還是被判有罪。

張玉環不服,持續上訴,結果依然是維持原判。

此后多年,張玉環堅持為自己伸冤,哥哥每次去探監,都會帶去一百個信封、一百張郵票,前前后后張玉環累計寄出上千封信,可結果都一樣,石沉大海,無人問津。

世人皆知,冤假錯案不好平反,尤其是年代久遠的案子,程序復雜程度超乎人們的想象,權衡利弊后,大多人選擇避而遠之。

但這個世界上,總有人愿意負重前行,哪怕前路渺茫,哪怕有輸的風險,他們也愿意承擔起這份責任,只為將那些絕望的靈魂,從萬丈深淵中救出。

王飛就是這樣的人。

2017 年,江西的一名記者找到了王飛,希望他可以幫幫張玉環,拯救一個破碎的家庭。

王飛在看完案件始末后,發現這個案子的問題太大了。于是,他去了南昌監獄看望張玉環。

王飛曾說:" 與蒙冤者的初次見面,對我而言,就像經歷一次煉獄。"

和張玉環的初次見面,也給王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時,張玉環聲音顫抖地說:" 二十幾年了,一直未有人問,現在終于有人來幫我洗清冤屈了。"

張玉環的種種行為,讓王飛有了惻隱之心,他決定拉他一把,隨即簽下了代理協議。

雖然很累,伸冤的路很長,雖然家屬連基本的差旅費都支付不起,但想到張玉環那雙渴望清白和自由的眼神,王飛無法抗拒。

手持律師資格證的王飛,身上透著一股正氣,他是勇敢的、無畏的,他更是善良的,維護正義的。

誠如愛因斯坦所說:" 我要做的只是以我微薄的綿力來為真理和正義服務。"

為了正義,哪怕案件會遇到各種阻撓,哪怕只有付出,沒有回報,王飛也選擇荊斬棘,還蒙冤者一個清白。

只是,張玉環案年代太久,要想翻案,談何容易。

為了收集證據,在隨后三年多的時間里,王飛奔波在監獄、當事人所在村子、法院、檢察院之間,哪怕有一線希望,他也抓住不放。

雖然案件一波三折,但王飛卻是自信的,他對此案的平反深信不疑,他和團隊要做的就是,不遺余力去奮斗,來促成這一結果早日到來。"

苦心人,天不負,經過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奔波,張玉環終于得以平反,這個被關押了 27 年的男人,終于重見天日。

當聽到 " 無罪 " 那一刻,王飛松了一口氣,嘴角也露出了一絲微笑。

他說:" 很多時候,覺得自己就像是山頂推動巨石的西西弗斯,因蒙冤者而痛苦,也因他們重獲自由而快樂。"

▲ 王飛律師微博

張玉環案塵埃落地,王飛也將轉身離開,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那是他的使命,性格使然,他喜歡雪中送炭,不喜歡錦上添花。

其實,廣大網友都是通過張玉環案知道王飛律師的,但在此案以前,他已經參與平反了兩個重大冤案。

2000 年 5 月,江西省景德鎮市所轄樂平市發生一起故意殺人、搶劫、強奸案。在兩年后的清網行動中,警方鎖定了黃志強、方春平、程發根、程立四人,經過審判后判處四人死刑。

四人家屬不服,持續上訴,哪怕傾家蕩產也要將被冤枉的家人救出來,但事情進展一直不順,直到遇到王飛,他們才看到了希望。

作為辯護律師之一,王飛從案件開始,就努力搜集證據,有時候就想大海撈針一樣,但他依然堅持,最終有確鑿證據證明,案發當天四人并不在場。

2016 年 12 月 22 日,蒙冤的四人走出了法庭,獲得了自由人生,此時距離他們被抓過去也已過去 14 年。

▲ 方春平(戴大紅花者)在親友帶領下回家 圖片來源:新京報

王飛就像是大海里的一塊礁石,讓即將溺水的人看到了希望,他說:" 我不喜歡看到一個絕望的靈魂,我想拉他一把,這就是我代理冤假錯案申訴的‘初心’。"

前蘇聯著名作家特羅耶波爾斯基曾說:" 生活在前進。它之所以前進,是因為有希望在;沒有了希望,絕望就會把生命毀掉。"

王飛就是希望的使者,愿意傾其所有,將絕望的人從寒冷、幽暗的黑洞中拉出。

王飛在自己的社交平臺上寫了這樣一句話:" 誰的人生都經不起折騰,誰的清白都值得尊重。愿天下無冤,愿每一個破碎的心都能得到救贖。"

也可以說,這是王飛的信仰。

早在大學時,王飛就經常談理想、談伸張正義,可當他熱血沸騰地描繪未來的宏偉藍圖時,一些前輩就會以 " 過來人 " 的姿態取笑他,說他 " 不諳世事 "。

前輩的話往往會對后輩產生巨大的影響,一些意志不堅定的人,會就此打消積極性,甚至還沒嘗試,就已經自認失敗了。

但王飛沒有,縱然嘲笑聲連成一片,他依然選擇做自己,愿意自己去嘗試,去親自走走 " 前輩 " 口中不好走的路。

如今十幾年過去了,雖然他臉上留下了歲月的印記,但他還是曾經那個熱血少年,只要有精力,交到他手上的冤假錯案,他都會選擇代理。

1999 年 1 月 17 日,遷西縣兩名女童被害身亡,17 歲的廖海軍被認定為殺人嫌犯。2003 年,廖海軍及其父母被唐山中院以故意殺人罪、包庇罪分別判處無期徒刑、有期徒刑五年。

▲ 廖海軍

后來,王飛成為他們的代理律師,雖然該案十分復雜,甚至廖海軍本人都絕望了,但王飛始終沒有放棄。

在王飛的堅持和努力下,2018 年 8 月 9 日,廖海軍被判無罪,而此時被認定為幫兇的父母已經故去。

▲ 法院門口,廖海軍給父母的遺像下跪

雖然最終結果摻雜著悲劇的成分,二老沒有等到光明到來的一天。但不管怎樣,王飛替他們討回來了公道,幫他們一家伸冤成功了。

有人曾問王飛:" 冤案申訴靠的是什么?"

王飛說:" 靠的是堅忍不拔的意志,請記住你的努力永遠不會白費,你沒成功,只能說明你還不夠努力。"

就像拿破侖說的那樣:" 我們應當努力奮斗,有所作為。這樣,我們就可以說,我們沒有虛度年華,并有可能在時間的沙灘上留下我們的足跡。"

或許王飛并沒有什么過人之處,他唯一高于常人的地方就是,他堅持走自己的路,他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里,并愿意為之而奮斗,哪怕深知路途兇險,也從不退縮。

如今張玉環案畫上了句號,但王飛的路還在繼續。

因為張玉環案,王飛也收獲了很多贊譽,社交平臺的粉絲也有所增長,他的存在讓我們知道,原來有人顛倒是非,就有人拼盡全力去尋求真相。

有網友為他留言:" 我曾碰到過各種生意型律師,深有體會,世界太缺少像您這樣不畏世俗、胸懷理想正義的好律師。"

贊美也是一把雙刃劍,有人會沾沾自喜,迷失自己,有人則保持初心,用以鞭策自己做得更好。

王飛屬于后者,面對鋪天蓋地的贊譽,他沒有沉浸在外界所給予的虛名上,他說:

" 希望大家把更多目光投向這些不幸的當事人,而不是他們的律師。我們只是盡了一個律師的本分而已,不值得過度宣揚,相對于被冤枉的當事人,我們只是陪他們走了一程,相較于他們遭受的苦難,不值得一提。"

明明是付出最多的那位,卻把自己的努力說的如此輕描淡寫,如此的看淡名利,不愧是正義之士。

不過,王飛說得也有道理,他不是明星,不需要那些華麗的贊美,他需要的是大眾的理解和支持,這也是他向前沖的動力。

身為律師,王飛只希望為更多人照亮人生,他寫下了這樣一段話:" 你守護你的生活,我們守護你,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們,都與我有關。"

雖然你我素不相識,雖然彼此沒有絲毫的血緣關系,但你若有難,我必奉陪到底,這是怎樣的一種善意和執念,世間大愛,也不過如此。

這個世界有不公、有冤屈,但我們也相信,當正義和邪惡發生碰撞時,正義一定會成為最后的勝利者。

希望世間多點像王飛這樣的律師,讓更多受冤的人看到希望,而他們這些正義的守護者,才是我們應該歌頌的英雄。

來源 世界華人周刊

編輯 李洪霜

值班主編 張穎

以上內容由"ZAKER哈爾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