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14 歲女孩被父母打罵后墜樓身亡,家屬索賠 80 萬,法院判了

14 歲女孩中考 " 失利 ",

又被發現有早戀現象,

父母一氣之下動了手,

孩子隨即離家出走,

之后被發現墜樓身亡。

是失足墜樓還是跳樓自殺?

父母將大樓管理方訴至法院,

索賠 80 余萬元。

近日,

廣州中院對這宗案件作出終審判決,

認定管理方無責。

女兒被打罵后離家出走

馮某和簡某育有兩女,14 歲的大女兒小馮平時成績不錯,一直想考省重點中學。2019 年 8 月,因為小馮中考 " 失利 ",打破了這個家庭的寧靜,也讓他們遭受了沉重的打擊。

" 中考成績出來后她差兩分沒考上,她有去過學校詢問能否讓她去上學。" 面對女兒的中考成績,馮某有些失落,又查看了小馮的通話記錄,并從小女兒的口中得知,小馮有早戀現象。

" 我們詢問過她,她也承認了。" 馮某夫婦有些生氣,于是 " 把她的幾本書扔到她身上,說了她幾句,但后來也有開導過她 "。

母親簡某說,8 月 29 日中午,因小馮與男同學交往的事情批評了她," 當時她和以前一樣什么話也不說 ",于是很氣憤地打了她幾耳光。

之后簡某帶著小女兒出去購物,回來時小馮已經不在出租屋。夫妻二人到處去找都找不到她,一直到 30 日凌晨未果,這才回家。簡某以為,人口失蹤 24 小時才能報警,因此一直沒有報案。

事實上,小馮在這之前就有離家出走的先例。據簡某稱,之前因小馮與男同學來往密切,她有打罵過小馮三四次,小馮平時很乖,學習成績也很好,做家務什么的都很好。" 以前打罵小馮和這一次一樣沒有什么異常反應。" 簡某說,小馮之前有離家出走兩次,但都是在家附近沒有走遠,有一次是她自己回來的,有一次是在家旁邊的小河邊找到她的。

老舊辦公樓下女孩墜亡

8 月 29 日晚,在黃埔火車站大院內舊辦公樓下,一名女子躺在血泊中。民警趕到現場時,醫院已確認無生命體征。民警查看顯示,該女子隨身攜帶有十元紙幣一張、五角紙幣一張、折疊片刀一把、鑰匙一把、黑色皮筋二個。

這棟辦公樓是一座舊辦公樓,一至三層已經閑置,第四層為職工間休宿舍,五樓為樓頂天臺。

視頻監控顯示,8 月 29 日 18 點 25 分,女孩進入黃埔火車站院內,18 點 25 分 42 秒女孩向新辦公樓走去,18 點 25 分 55 秒進入新辦公樓大門,但因新辦公樓內部樓梯上鎖,無法通往樓頂。18 點 26 分 54 秒,女孩走出新辦公樓大門,并向舊辦公樓走去,并于 18 點 27 分 16 秒消失在監控范圍內。距現場約 1 公里外的監控拍到,18 時 33 分事發現場的樓頂上有一個白色影子墜落。

經過走訪調查,民警找到了馮某夫婦,最終確認死者就是小馮。

一審:父母監護失責負主責

孩子到底是不幸失足還是跳樓自殺?在馮某夫婦看來,他們的教育行為和小馮的死亡并沒有因果關系,也沒有直接證據表明小馮是跳樓自殺。他們認為,案發辦公樓是公共場所,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也沒有設置警示標語,以致 14 歲的小女孩也能自由進出。于是訴至法院索賠 80 余萬元。

一審法院認為,小馮正值花季,卻高墜死亡,令人深感痛惜。從派出所詢問筆錄和簡某庭審中的陳述可以看出,在小馮沒考上心儀的高中且存在早戀情況時,馮某、簡某作為家長本應當對子女適時進行心里疏導,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但簡某卻采取打罵的教育方式,直接導致小馮的離家出走。且在小馮離家數小時后,也未采取正確、有效的方法尋找,導致本案悲劇的發生。小馮的死亡是因馮某、簡某的教育方法不當及二人未盡監護責任所致。二人對小馮的死亡存在重大過錯。

而黃埔火車站雖然不是客運站,但是作為貨物運輸車站,其面向的也是不特定人群,也應屬于《侵權責任法》所規定的公共場所,應承擔在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責任。法院酌定黃埔火車站承擔 10% 賠償責任。于是判決其所屬公司支付 9.9 萬余元。

二審:大樓管理方無責不用賠

黃埔火車站一方不服,提起上訴。

廣州中院二審認為,隸屬廣深鐵路公司的黃埔火車站是一個貨運場所,企業對外開門營業是應有之義,而且貨運站經營業務范疇并不包括旅客運輸服務,在其開展經營活動的區域內,并非對未成年人開放的娛樂場所,其辦公建筑設施對未成年人也不具有誘惑力,要求其對大門上鎖和設置警示牌顯然超出了企業正常經營可以預見的安保范圍。

小馮進入貨運站場是其自主行為,不能任意擴大一般企業應承擔的安保義務范圍。案發地黃埔火車站的舊辦公樓內仍有員工使用,樓道及天臺保持暢通符合消防管理要求。雖然小馮在案發時未滿十八周歲,但作為一名智力正常的高一學生,對自己行為的危險性應當有比較清楚的認識和判斷。

調查顯示,小馮墜亡前抵達天臺后需要另行爬上東南角高達 1.3 米、面積超過 10 平方左右的平臺,可見攀上接近其身高的平臺完全是小馮個人的主觀意志所決定,與天臺東南角位置平臺上是否設置護欄沒有因果關系。

加上案發前小馮被打罵等情節,在缺乏證據證明本案存在第三人加害的情形下,應由其個人及其監護人共同承擔墜亡的不利法律后果。二審于是撤銷一審判決,駁回馮某夫婦訴訟請求。

信息時報 記者 何小敏

以上內容由"信息時報微信公眾號"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