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美國抗疫為何一敗涂地?華盛頓這場血腥槍案揭開冰山一角

ZAKER哈爾濱 08-11 32

上周末,數百人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一個街區派對上嬉戲玩耍。但午夜剛過,數名殺手便血洗了這塊美國總統特朗普眼皮下的土地。截至目前,這起槍擊案已造成至少 1 人死亡、20 人受傷。

僅從傷亡看,這起槍擊案并不是非常嚴重。但是,槍擊案結束之后各方的扯皮和指責,卻從一個側面完美地回答了一個問題——作為世界頭號強國的美國,為何在新冠病毒面前一敗涂地。

槍案現場。

01

華盛頓當地時間 8 日晚,哥倫比亞特區東南部的一處街區,數百人聚集在戶外,盡享音樂、美食和美酒。如無意外,這又是一個普通美好的夏夜。

但當時針跨過零點后不久,這里的美好在瞬間化為泡影。

0 時 20 分左右,早已潛伏至派對附近的至少 3 名槍手,突然分別從不同方向拔槍便射,包夾四散逃跑的人群。

波斯蒂克就住在槍擊現場附近,當時他聽到一陣快速的槍聲,然后便看到人們躺在地上、躲在車后。22 歲的馬里 · 多伊爾說,聽到槍聲時,她和母親正在返回附近的家中。她們立刻俯下身子,跑步尋找掩護。

警方調查現場后發現,槍手們短時間內打出近百發子彈?,F年 17 歲、已是一個 1 歲孩子的父親的克里斯托弗 · 布朗不幸身亡。另外還有 20 人受傷,其中一名是已經下班的警察——年僅 22 歲的她仍未脫離生命危險。

被害者克里斯托弗 · 布朗。

目前,尚未有人聲稱對該案負責,開槍動機也尚不清楚。

這是美國在過去的周末里的第二起大型槍擊案。當地時間 8 月 8 日晚,距華盛頓不遠的費城突發槍擊案,造成包括一名孕婦在內的 6 人中槍。據費城警方透露,傷者分別為 3 名女性和 3 名青少年,所幸受傷孕婦腹中胎兒沒有大礙。

02

槍擊案在美國并不罕見,但令人悲哀的是,根據當地防治疫情的集會禁令,這一派對本不應舉行。而在悲劇發生后,警方與被害者家屬的相互指責又讓人格外無語。

根據哥倫比亞特區政府的規定,出于防疫需要,50 人以上的聚會是被禁止的。

然而,這次派對的通知不僅早在數天前就被掛在社交媒體上廣為宣傳,而且當地警察局長彼得 · 紐舍姆事后承認,警方早已通過網絡了解到該派對,并對其進行監控。

社交媒體顯示,派對組織者準備了 100 多瓶酒。

需要說明的是,警方不僅在網上實施了監控,也派警員到派對現場附近執勤。但就是這樣,警方既沒有勸阻派對的舉辦,也沒能阻止槍擊案的發生。因此,被害者家屬對警方十分失望。

但公正地說,這個鍋不應全部由警方來背。比如,派對的組織者不是不清楚當地的防疫法規,但這位不敢透露真實姓名的組織者說,那里有足夠多的警察,可以 " 讓你在犯傻時三思而后行 "。

此外,雖然當地政府出臺了貌似嚴格的政策,但卻沒有給警方執法提供足夠的政治支持。當地官員承認,參加聚會的數百人雖然明顯違反了聚會禁令,但最高處罰可能就是罰款 1000 美元。當地政府強調的是自愿服從,而不是通過逮捕和罰款來執法。

警方還表示,鑒于此前因非裔公民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全國性抗議示威,美國的警民關系正處在十分緊張的狀態。再加上當地警力有限,如果派幾名警察去破壞一個有數百人參加的派對," 可能會引發騷亂 "。

弗洛伊德之死不僅點燃了反抗種族主義的怒火,也激化了美國社會對警察暴力執法的不滿。

03

這表面上看似乎是一起個案,但實際上反映了美國今年以來社會治安惡化、槍擊暴力事件大幅增加的趨勢。

一方面,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美國一些大城市的槍擊案數量持續上升。在案發的首都街區,今年已有 115 人被槍殺(最小的 11 歲,最大的 71 歲),比 2019 年同期增加了 17%,是 10 年來最高的一年。

此外,費城、紐約、芝加哥的增幅分別高達 57%、44% 和 45%,其中紐約前 7 個月的槍擊案數量已超過了 2019 年全年的總和。要知道,美國去年造成 4 人以上死傷的槍擊案高達 400 多起,已經是近 5 年來最高。

另一方面,盡管經濟與就業十分低迷,但與去年同期相比,全美上半年的槍支銷售量激增 95%,彈藥銷售量飆升 139%,以至于槍支價格的漲幅也是歷史罕見。同時,在槍械商店進行的槍支彈藥交易達到 1030 萬宗,創下歷史紀錄。

尤為值得注意的是,據美國全國射擊運動基金會統計,購買槍支的人中有 40% 是首次購買者。今年 3 月至 6 月,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一共處理了 780 萬例關于購買槍支申請的背景調查——這是 FBI 自 2000 年開始對購槍人員進行背景調查以來,調查數量最多的一年。

盡管惡性槍擊案不斷發生,高達 74% 的美國人仍堅信擁槍是最基本的自由。

盡管美國槍支銷售量存在每逢大選年都有所增長的情況,但這顯然解釋不了今年如此劇烈的漲幅。實際上,除了大選,難以控制的新冠疫情、此起彼伏的暴力抗議,以及民眾對政府信心的下降,都是造成槍支泛濫的重要因素——美國總統特朗普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巨大責任。

由非裔公民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 " 黑人的命也是命 " 抗議運動針對的是種族主義,但其內在反映的是以非裔為代表的少數族裔對自身在就業、醫療等領域所遭受的差別對待的不滿,而這些不滿恰巧被新冠疫情放大。

美國新冠疫情確診人數已超過 500 萬人,足以體現特朗普政府的抗疫是多么拙劣。但他在種族和控槍問題上的倒退也十分明顯。出于選舉政治的考慮,特朗普非但沒有在弗洛伊德死后給予非洲族裔相應的安撫,相反以所謂的 " 法律與秩序 " 為借口進行強力鎮壓——此舉非但不能彌合撕裂的社會,只能進一步加劇分歧和對立,但這就是特朗普贏得白人保守選民支持的策略。

更糟的是,由于擁有巨大政治能量的美國全國步槍協會公開支持特朗普連任,特朗普在任內也對控槍問題異常消極。因此,當紐約總檢察長 8 月 6 日以腐敗和支出問題對全國步槍協會提起訴訟,要求解散該協會后,特朗普表現出非常憤怒的態度。他不僅強烈批評紐約執法部門合法履職的行為,而且表示會堅決捍衛該協會和美國人擁槍的權利。

對了,首都槍案事發后,一向對社交媒體情有獨鐘的特朗普可有表態嗎?

答案是:不僅沒有,而且還沉浸在把自己的頭像加到總統山的傳聞里,無法自拔。

美媒近日爆料稱,特朗普的助手們在 2019 年曾與南達科他州政府接觸,商討在該州的拉什莫爾山(即總統山)上增加包括特朗普在內的更多美國總統的雕像。

顯然,在特朗普謀求連任的野心面前,不管槍支暴力再讓美國人流多少無辜的血,恐怕都難以逆轉這位總統冷酷的心。同樣,在扯皮和撕裂中沉淪的美國政府,斷然難以雷厲風行之勢阻止新冠病毒傳播蔓延。

來源 深海區

編輯 李洪霜

值班主編 張穎

以上內容由"ZAKER哈爾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