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一個美國人眼中的“圍獵” TikTok

我完全沒有預料到,一款青少年用來分享跳舞視頻的爆款 APP 會成為美國針對中國一切事物開戰的最新引爆點??墒?,誰讓今年是 2020 年呢?

TikTok 母公司為中國企業字節跳動。由于被指存在 " 國家安全風險 ",這款廣受歡迎的短視頻平臺應用被美國政府盯上了。

美國總統特朗普曾威脅要徹底禁止這款應用,但由于 TikTok 與微軟可能達成的協議,TikTok 在美國的所有業務在最后一刻得到了喘息機會。盡管 TikTok 采取了許多措施來緩解美國政府的擔憂,包括將所有服務器放在美國,確保數據不會流出美國,但最壞的情況還是出現了。顯然,當有政治需要時,這些舉措遠遠不夠。

奇怪的是,在缺乏可信證據的情況下——美國政府內部無人能夠提供這方面的證據——我們必須假設,美國針對 TikTok 的所有行動都因為該應用來自中國。這不由讓人想起了美國打壓華為的種種舉動,憑借事關 " 國家安全 " 等毫無根據的傳言,美國政府沒有提供任何證據就不斷地對這家中國科技公司進行誹謗打壓。然而,一些國家仍然退出了與華為的 5G 開發合作協議。

遺憾的是,美國政府在這場運動中有一些高調的盟友,包括美國國會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紐約州參議員查克 · 舒默。他很快就呼應了特朗普的禁令,毫不猶豫地接受了白宮對 TikTok 的指控。要知道,這種順從對于一個反對黨來說,太過分了。

這不是偶然的。通過一套議程完全同步的媒體產業集團,美國虛構出了一種說法,即任何中國實體都不可信。由于美國在關鍵行業和人才領域的壟斷力量,以及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地位,其他國家別無選擇,只能附和美國。

這種做法由來已久,而且不僅限于中國或科技界——只要問問法國能源和運輸公司阿爾斯通 ( Alstom ) 就知道了。經過美國司法部的不懈 " 調查 ",阿爾斯通部分業務在 2015 年被美國通用電氣收購。

有了這樣的記錄,特朗普對收購 TikTok 成為一個 " 無法拒絕的提議 " 充滿信心也就不足為奇了。如果 TikTok 沒有賣給美國公司,該應用將被禁止在美國存在,這將迫使收購價格被壓低到 TikTok 實際估值的一小部分。因此,微軟或其他美國科技寡頭能夠以極低的價格獲得世界頂級社交媒體網站之一,而來自中國的競爭對手則被完全排擠出了美國市場。這完全是一種世界規模的保護主義行為。

理論上說,我其實不太關注 TikTok,也沒有賬號,只有視頻被分享時,我才會看到這個平臺的視頻。但如果我們真的要沿著這條路走下去,美國可以在任何時候因為偽造的 " 國家安全 " 因素而禁止應用程序,那么保護 TikTok 免受這種攻擊就絕對必要——無論你是否使用它。

此外,為什么我們不檢查一下美國本土跨國科技公司的行為呢 ? 他們與美國情報機構的親密關系值得重新審視。

谷歌、蘋果、亞馬遜、Facebook 還有微軟在美國國家安全局的 " 棱鏡 " ( PRISM ) 數據收集項目中所扮演的角色,我們這么快就忘記了?或者亞馬遜與美國中央情報局達成的 6 億美元云計算協議。還有谷歌早期通過中情局和聯邦調查局資助進行的研究。

奇怪的是,TikTok 因為完全未經證實的指責而招致如此憤怒,而實力比它強得多的美國公司卻不用為非常真實、非常令人不安的行為承擔任何后果。美國人應該想知道,為什么他們的政府沒有像打壓一個視頻應用程序那樣對這些科技巨頭窮追不舍。

幾十年來,美國一直在兜售一種烏托邦式的互聯網幻想,稱其為 " 狂野的西部 " ( Wild West ) ,宣傳互聯網是一個信息和言論完全自由的新領域。但這個謊言充滿了虛偽。

美國把其他國家的互聯網政策描繪成殘酷的奧威爾式監管,自己卻運行著一套高度復雜的監控系統。美國利用其跨國公司的龐大資源和影響力,打造了一個擁有空前影響力的經濟龐然大物。憑借這種絕對的權力,這些公司碾碎了外國競爭對手,吞噬了世界上的數據,把它們賣給其他公司,然后輸送給間諜機構。

但如今,中國成為一個崛起的參與者,拒絕了美國的科技欺詐,發展出自己的產業。像蘋果、谷歌、Facebook 和微軟這樣的公司,憑借他們的物質優勢和幾十年的領先優勢,卻無法和中國企業在一個公平的環境中競爭——或者是害怕這樣做。

任何美國壟斷被打破,哪怕是在社交媒體這樣看似無害的領域,在美國看來,都將削弱美國在全球的控制力,自然是無法接受的。

所以,對于 TikTok 而言,就像打壓華為和中興一樣," 山姆大叔 " 必須介入。

作者為《中國日報》美籍撰稿人伊谷然(Ian Goodrum)。

以上內容由"中國日報網"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