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14 年盜采獲利 150 億,青?!半[形首富”竟是煤盜?

ZAKER哈爾濱 08-09 26

能成為富甲一方的首富,是實力與榮耀的象征,而青海商賈馬少偉坐上首富之位多年,卻一直甘愿 " 隱形 ",難道概因取自不義之財?

海拔 4200 米的祁連山木里礦區,得天地之靈氣,緊鄰祁連山自然保護區,遠處是常年白雪點綴的連綿山峰,周圍是碧草如茵的自然濕地,掩映其間的一處名為 " 聚乎更 " 的煤礦區,為青海唯一的焦煤資源富集地。

馬少偉的發家路正是源起于此。

據《經濟參考報》記者持續兩年多的跟蹤調查發現,馬少偉執掌的青海省興青工貿工程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興青集團),在聚乎更煤礦涉嫌無證非法采煤 14 年,獲利超百億元。其破壞性開采行為,將當地天然珍貴的生態環境推向無法挽救的深淵。

更神奇的是,在中央通報、媒體曝光、政府追查問責的 " 圍堵 " 之下,興青集團瘋狂的開采行為竟從未受到過一絲撼動。

作為青海首屈一指的 " 隱形首富 ",馬少偉的 " 通天神力 " 可見一斑,也因此被網友稱為青海 " 西霸天 "。

" 開膛破肚 " 式瘋狂挖采

2019 年 4 月、2019 年 7 月、2020 年 7 月,《經濟參考報》記者先后 3 次暗訪聚乎更煤礦區,揭開了興青集團非法開采的真相。

記者用 " 開膛破肚 " 來形容現場被盜采之后的狼藉景象。

在綠色的高原草甸之中,一條寬約 1 公里、深達 300 米的采礦巨坑,自西向東蜿蜒 5 公里。開挖剝離出的地下凍土、巖石、煤矸石,在礦坑附近堆起四五十米高的煤堆、渣山,婉如高原被撕裂出的一道道傷口,扎眼到令人不忍直視。

· 優美的自然景觀與滿目瘡痍的采礦坑形成鮮明對比。 圖源《經濟參考報》

目前,興青集團仍有 4 個采煤隊、120 臺機械、近 300 人,在聚乎更礦區一井田煤礦 5 號井晝夜不停,瘋狂進行開采作業。

· 圖源《經濟參考報》

自馬少偉 2005 年進駐聚乎更煤礦區,次年開始正式掠采,至今已達 14 年之久。

而記者從青海省自然資源廳一工作人員處了解到,截至目前,興青集團仍未取得聚乎更煤礦區的采礦許可證,其開采行為屬于非法盜采。

看準這一處 " 聚寶盆 ",不是馬少偉眼光獨到,而是木里煤田的優質焦煤遠近聞名,當地人形容這里的煤炭品質好到 " 用一張紙都能點燃 "。

可就是這樣一片遍地是寶的土地,到了馬少偉手中,還是要被 " 挑肥揀瘦 " 一番。

采礦者僅采特厚煤層這一層,薄煤層、地質構造比較復雜的煤層基本上棄之不采,被白白扔掉 80%。業內人士痛惜地稱之為 " 采一噸扔五噸 " 的強盜式采礦方式。

根據興青集團 2011 年和 2012 年連續兩年的繳稅記錄,及記者獲得的礦區去年 11 月和今年 5 月的《挖機挖煤結算表》,專業人士測算,14 年來,興青集團非法開采優質焦煤近達 2600 萬噸,收入超過 150 億元。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生態保護的弦在馬少偉腦中早已掉線。

他將自己的財富奠基于生態極其敏感和脆弱的高原區域,可能導致凍土層被剝離,水源涵養功能減弱或消失殆盡,最終可能使地表大面積發生不可逆轉的干旱。

最要命的是,聚乎更煤礦區既是黃河一級支流大通河的源頭所在地,同時也是青海湖入湖徑流河重要的發源地,其生態環境一旦遭到破壞,可能殃及整個黃河沿線。

· 與礦區相鄰的祁連山自然保護區景觀。

馬氏父子穿行政商兩界

敢于如此肆無忌憚地盜采,馬少偉到底是何方神圣?

據天眼查資料顯示,興青集團始建于 1981 年,是一家集技、工、貿、房地產開發、礦產資源開發經營為一體的大型產業集團。

集團有著家族企業的影子。馬少偉與父親馬登科以及兩個弟弟共同持有公司股份,其中,馬少偉以 40% 的占股比例成為最大股東,也是公司法定代表人。

· 興青集團股東持股比例。

馬少偉的父親馬登科絕非善輩。普通農民出身的他,上世紀 70 年代起從建筑施工隊起家,在 1979 年創立了興青工程公司,即目前的興青集團的雛形。

馬登科創業之初,鴻鵠之志蓋天,公司取名 " 興青 " 便是振興青海之意。殊不知,有朝一日,公司竟會走上與振興青海背道而馳的迷途。

經過 40 年發展,目前的興青集團已經是擁有多家附屬公司的規模企業。據其官網顯示,青海興諾杞業發展有限公司、青海興青集團天峻能源有限公司、天峻縣興青賓館和青海西寧的國貿大廈,都是集團下屬公司及產業。

· 興青集團官網展示的集團精神。

馬少偉很早就開始為子承父業做準備。在家族公司鍛煉多年后,2001 年,39 歲的馬少偉出任興青集團總經理。4 年后,他接過父親帥印正式走上董事長之位。

對于如何把自己包裝成心懷 " 家國天下 " 的良心企業家,父子二人深諳其道。

1998 年,《中華兒女(海外版)》在報道第五屆華商大會之時,曾為興青集團發表文章,題為《志在振興青海的 " 興青 " 人馬登科》,文中稱馬登科的人格魅力表現在對社會負有責任感。

2008 年汶川地震時,興青集團為災區捐款 20 萬再次被報道,被稱為 " 這是青海人的情誼 "。

憑借在商場的成就和社會價值,父子二人獲得的榮譽一大把。

2007 年,馬登科被評為 " 中國建設和諧社會功勛人物 "。馬少偉更是在 2001 年即被評為全國優秀民營企業家;2007 年被授予 " 中國扶貧幫困十大楷模 "" 中國十大創業英才 " 榮譽稱號;2008 年被評為 2007 — 2008 年度 " 中國誠信企業家 ",同年,還當選為青海省工商聯執委。

2005 年,中國鄉鎮企業十大經濟人物中國最具生命力十大民營企業揭曉儀式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鄉鎮企業導報》報道了十大經濟人物之一——馬少偉。

在商場展露頭角的馬家父子,觸角也逐漸伸到政界。

據《經濟參考報》記者查詢工商登記資料發現,馬登科曾任青海省政協委員。在青海興諾杞業發展有限公司官網上,馬少偉的簡介中顯示,他曾于 2001 年 3 月當選為西寧市第十一屆政協委員。

無所畏懼的 " 煤盜 " 如何煉成

為了讓公司走捷徑快速致富,正式接班后的馬少偉,盯上了青海最珍貴的煤礦行業。

聚乎更煤礦區這塊大肥肉,就是馬少偉的第一個目標。

據《經濟參考報》此前報道,為了將估值千億元的聚乎更一井田礦權據為己有,興青集團曾憑借一紙疑似造假的青海省商務廳紅頭文件,以 " 零投資 " 形式將礦權持有單位青海省紫金礦業煤化有限公司(簡稱紫金公司)并購。此后連續 15 年間,紫金公司母公司陜西金土地實業有限公司(簡稱金土地公司)一直在狀告興青集團的霸道行為。

最終,商務部、青海省紀委查明,所謂并購的紅頭文件,系青海省商務廳發出后即作收回撤銷處理的一份失效文件。2020 年 5 月,陜西省西安市中院一審判決認定,金土地公司為紫金公司實際出資人。

此外,憑借政商關系,馬少偉沒少在煤礦行業內撿漏。

2019 年 1 月,青海省自然資源廳的相關公示顯示,馬少偉任法定代表人的青海不凍泉礦泉水有限公司,以 1870 萬元的價格獲得青海海西州茫崖小冒泉地區 162.82 平方公里的鉀鹽礦預查探礦權。據專業人士測算,該區域鉀鹽礦區塊礦藏市值應在百億元以上。

近 10 年間,網上各大論壇不斷有舉報、披露興青集團非法盜采行為的帖子。其中,馬少偉被網友稱為獨霸一方的 " 西霸天 "、無所畏懼的 " 煤盜 "。

政府部門也曾出手。

2014 年 8 月,青海省委省政府領導曾帶隊到木里煤田聚乎更煤礦區現場,指導督辦生態修復和環境整治工作;2017 年 8 月,中央再次對祁連山生態環境保護問題追責施壓,當地開啟了史上最大規模的生態保衛戰。

· 中央專項督察組到井礦區檢查環境治理工作。

· 國土部領導視察礦區。

可神奇的是,每次上頭派人視察,興青集團都能憑借分秒不差的可靠 " 情報 " 安然避險。

2017 年 8 月至 9 月,祁連山生態保衛戰督察力度最大之時,興青集團 " 踩著點 " 停采了一周左右,幾乎是馬少偉接手礦區以來停產時間最長的一次;2019 年 7 月至 8 月,中央第六環保督察組下沉督察,興青集團在聚乎更煤礦區的開采停了 3 天,在督察組離開的次日即火速恢復開采;2020 年 7 月,為了應對青海省執法部門的監督檢查,興青集團停產 4 天。

一邊 24 小時不間斷作業,一邊在有領導和執法人員來礦區之前恰到好處地停工掩飾,興青集團這波操作,不禁讓人懷疑,是有通風報信的 " 內鬼 ",還是上頭有 " 貴人 " 罩著?

14 年大張旗鼓的盜采盜挖,沒被發現,也沒人敢管,這樣的 " 西霸天 " 成為富甲一方的 " 隱形首富 ",此中之隱,絕非一名民營企業家能力所及,到底是誰在撐腰?到底有多深的利益鏈勾連?

目前,青海省委、海西州委均已派專項工作組赴現場調查取證,問責的炮聲再次打響,希望這次再沒有漏洞可鉆,再沒有 " 打不死的小強 "。

來源:環球人物

編輯 曲傳依

值班主編 陳云朋

以上內容由"ZAKER哈爾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下载